Mosaic

奥雷里亚诺✘赫里内勒多·马尔克斯

  奥雷里亚诺从那个充满爱情气息的家里走了出来,企图摆脱蕾梅黛丝幻化的身影带给自己的疼痛。

  赫里内勒多·马尔克斯和马格尼菲科·比斯巴勒被他喊了出来,他们一起走到了卡塔尼诺的店里。

  店里弥漫着萎谢花朵的气味,乐队演奏的歌谣轻缓舒慢。赫里内勒多·马尔克斯的心情有些复杂,对于这个让人迷醉的地方,他熟知这里的一切,想要让奥雷里亚诺摆脱现在这种衰颓状态的想法和带着奥雷里亚诺离开的冲动不断地在他的内心对抗着。

  然而他没能带着奥雷里亚诺离开,他无法这样做。他百无聊赖地叫来了一个女人,灌下一大口甘蔗酒压下了心头的苦闷。

  那个女人熟练地坐上了他的大腿,他沉默着,无动于衷地继续喝酒。女人不满地看着他独自灌酒的样子,左手轻锤了下他的胸口,右手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杯倒满了酒再递到了他的嘴边。马尔克斯这才把目光从杯子上转移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而后就着她的手继续饮酒。

  马尔克斯顺着她喂自己喝酒的动作,透过她有些枯黄的发丝看向奥雷里亚诺,正巧碰上了奥雷里亚诺从桌那边投过来的,有些迷茫的目光。马尔克斯心中一烫,迅速移开了视线。

  又是这种熟悉的目光,马尔克斯从未见过奥雷里亚诺这样看向别人,他看向别人的目光从来都是冷静的、透彻的、有看透一切的清明,或许他也无法理解奥雷里亚诺从幼时就投向自己的复杂目光。

  马尔克斯忍不住又看了过去,他看见奥雷里亚诺正被一个镶着金牙、神色憔悴的女人抚摸。奥雷里亚诺的身体在她的爱抚下止不住地颤抖。马尔克斯紧抿了唇,正打算移开视线却看到奥雷里亚诺推开了那个女人。

  马尔克斯闷下一大口甘蔗酒,奥雷里亚诺也开始自顾自地不停喝酒。

  灯影摇晃,萎谢的花朵味道已经使人迷失方向,甘蔗酒的味道尚在舌尖流转。

  奥雷里亚诺感觉身体越来越沉重,他想,他大概是醉了,他居然看到马尔克斯推开了身上的女人向他走来——马尔克斯瘦弱的身体有些摇晃,白皙的脸颊被酒精熏得微红,眼睛有些湿润,嘴角含着些许腼腆的笑意。

  他真迷人,他比店里所以女人加起来都要迷人,奥雷里亚诺昏沉地想。

  “你醉了。”马尔克斯走过来拿走了奥雷里亚诺手里的酒杯。

  奥雷里亚诺打量着他不稳的身形,语气里带了点嘲讽:“给我。”

  马尔克斯摇摇晃晃地想要转身离开。

  奥雷里亚诺气恼地站起来伸手去拉他,他用的力气太大,以至于马尔克斯直接往他这边倒了过来。他本想坐下,谁知凳子被倒过来的马尔克斯不小心撞了一下,奥雷里亚诺直接倒在了地上,马尔克斯倒在了他的身上。

  甘蔗酒倾倒在了地上,甜美的气息在空中发酵。

  奥雷里亚诺觉得四周的温度在逐渐升高,他看到马尔克斯脸上的红晕一直烧到了白皙精致的耳垂,眼神既湿润又迷离,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仅是这么看上一眼,也让奥雷里亚诺费了十足的心力去平息体内的燥热。

  马尔克斯的手从奥雷里亚诺的胸口上划过,环住了他的腰身,他能从手下烫人的肌肉上感觉到奥雷里亚诺的躁动。然后,他浅浅地笑了一下,俯身吻了下去。

  感受到嘴唇上一触即逝的触感,奥雷里亚诺的脑内轰地炸开了,他沉默地看着伏在他身上喘息的马尔克斯,再也压不下那股冲动了。

  他想要更多。

  萎谢花朵的味道最终被弥漫开的甘蔗酒的甜美气息代替,流浪汉的歌从门口穿来和乐队的歌谣交织在一起很近又似乎很遥远,庇拉尔·特尔内拉手中的卡牌翻了又翻,落回了桌面。

  一切都无法停止了,在这个黄色火车跑过前的夜晚。

※我就是想让他们两个孤独的人在一起ಠ_ಠ,他们两个都孤独的让我心痛(:з」∠)_

※个人瞎编,有什么问题还请多多指教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