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aic

【少暗】和尚:我就静静地看着我家暗香装傻

※我就写着好玩,发现有什么问题请不要打我

※有哪些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括号里面是我自己的吐槽,大家可以跳过_(:3」∠❀)_

  又是一年一度的花朝节,李红袖笑意盈盈地站在花朝树下给有缘人送花签。金陵城花魁游街前呼后拥,金陵城内人头攒动。待到夕阳将歇,再与贵人在相约处共饮一壶美酒......
  真是妙哉。
  暗香对于这一切十分满足,至于什么有缘人他压根儿就没去想过。可是今日,他在李红袖那里取了花签,李红袖对他说:“你且不要收起,不妨在‘小楼一夜听春雨’处找找有缘人。”
  暗香点点头,打马而去。但是他没有去那处地方——今日门派课业还未完成,宁宁师姐肯定盼着他早些回去。
  他径直往门派的方向走,却不急,毕竟离卯时还有很久,难得有机会欣赏烟火,他可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他抬头,满天的晚霞被烟火映得绚丽多彩——君心丶念念不忘。
  他回想起那句谜语:小楼一夜听春雨。嘴唇翕动,这不正是长乐巷吗?
  鬼使神差地,他将马掉了个头往长乐巷走去。
  -
  到了长乐巷,他发现已经有几对眷侣在赏花灯了,旁边也没见着有几个落单的人,他不禁觉得自己可笑,这种哄人的把戏也信。
  他正准备翻身上马,一道沉稳的声音止住了他:“施主,请留步。”
  他回头望去,只见一俊逸的和尚面上带笑携花签缓缓走来。
  是那个他一直都很关注的和尚。
  “浮香旧梦今何在?”和尚不急不缓地问道。
  暗香下意识接道: “夕照青芜。”
  等他说完,他就发现和尚一直很温和地看着他,他总觉得他好像早就料到了一般。
  “你也是受了红袖姐的指引来到这儿的?”
  和尚点头。(这个和尚肯定是给了npc金元宝呗)
  暗香心底有更多的猜测却不知如何开口。
  果然,和尚沉吟了一会儿开口:“施主可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也是今日这般,城内人潮汹涌,热闹非凡。”
  如何不记得,可是他却直接道:“不记得,滚。”
     ——全文完
     













哈哈哈哈哈我就是皮一下别打我,以下接上文:

  如何不记得,可他却直接道:“抱歉,忘了。”
  和尚看着暗香到处乱瞟的眼神心中早有定数,只是不点破,他笑吟吟地道:“无妨,恰逢今日良辰美景,不如施主与贫僧携手同游?”
  暗香浅浅地笑了一下,想起今日金陵城花魁游街点香阁应该很热闹,突然就起了点逗弄的心思,“听闻近日金陵城花魁游街,多少才子侠士想要一睹其芳容,不如我们也去点香阁喝上两杯、找两个美人、听上几首几首小曲儿快活快活?”
  和尚挑了挑眉,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记得暗香对女人毫无兴趣的,这摆明了是想试探自己。
  暗香见和尚没什么反应,以为他是默认了,就直接翻身上马走到前面去了,原本脸上淡淡的笑意很快就被风吹散消逝在了夜色中。
  和尚叹了口气,想着就看他怎么闹腾吧,然后使了个轻功跟了上去。

点香阁里红飞翠舞,笙歌鼎沸。香帏风动花入楼,高调鸣筝缓夜愁。①
“来,小美人喝杯酒。”暗香勾起抹笑给身边的女子端了杯酒,一边还似不经意般瞟和尚几眼。
  和尚端着杯冷茶坐在点香阁雅间内,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暗香衣裳半敞,一风尘女子紧靠着他坐着与他饮酒交谈甚欢,把他晾在这里不管不顾。(其实衣服本来就是敞开的)虽然知道他是故意的,但他还是有些窝火,他觉得他能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出去。”他沉声对那女子说道。
  “这位爷......?”女子咬着嘴唇,无辜地看看和尚又看看暗香,她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这秃头和尚就叫她出去。
  “出去!”和尚又沉声说了一遍,听得暗香心头一跳。
  那女子顺势作弱柳扶风状倚在了暗香身上,暗香一惊,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直被脂粉味呛得难受,只能绿着张脸偷偷避让。之前他虽然和这女子喝酒却一直注意着没跟她有什么太亲密的动作,谁知道她突然来这么一下。
  和尚见他陡然变换的脸色,气还没气完又觉得好笑。
  “你先出去吧。”暗香不着痕迹地推了推女子。
  那女子一步三回头地走出雅间,暗香看也没看,端起眼前的酒杯呷了口酒。
  和尚端坐着举起茶杯喝了口茶。
  暗香调整了下面部表情,也不看面前的和尚,只是把玩着手中空了的酒杯淡淡道:“大师怕是见不得这些红尘中的俗事吧,若是想要喝茶,也可以叫梁妈妈把蔡居诚叫来与你喝一两杯清茶。”
  和尚听他这酸溜溜的语气,立马装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哦?想不到施主深谙此道。”
  暗香玩杯子的手顿了一顿,蔡居诚的名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也只有和尚会有这种反应了吧。他的嘴角不经意间溢出点点笑,却还是道:“上回,我和蔡兄可是相谈甚欢。”(说吧,你砸了多少石头?)
“不必了,要是你在贫僧面前与蔡施主相谈甚欢,贫僧肯定会继续吃味的。”
  暗香注意到他对自己称呼的转变下意识地抬头看他,就见和尚温柔地看着他认真地说完了这句话。暗香沉默着,确实,他就是想看看和尚会有什么反应,可是当和尚大大方方承认的时候他反而无所适从了。
  索性他也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吧,“我记得那夜......那天晚上,金陵城内游人如织、摩肩接踵,你在长乐巷把我从仇人的刀下救了出来......那便是我们第一次相遇。”
  但和尚还是很平静地看着他。
  饶是暗香反应再迟钝现在也反应过来了:和尚分明早就看出来他是装的了,却一直不戳破,看着他装了一路的傻......
  他气得拔出两个飞镖就朝和尚射了过去。
  和尚不闪不避,果然那两个飞镖只是划开了衣服,若是刚刚他闪躲了一下,以那两个飞镖射出的刁钻的角度来说,恐怖就不仅仅是划破衣服这么简单了。
  和尚看着他羞愤地瞪着自己的样子叹了口气,拿过一边的酒壶和酒杯倒了杯酒递了过去。
  暗香哼哼两声很自然地接过来喝了,一杯还不够,再接上一杯,到最后就直接泄愤般地拿着酒壶灌了。
  “嗝......”暗香醉得伏在了桌上打了个酒嗝。
  “再......叫小二......来一壶!”暗香把头偏向门的方向直勾勾地看着,除了一直在讨酒喝外就只是睁大了一双湿润了的眼睛乖巧得很。
  和尚还是头一次见暗香喝醉的样子,这比他料想中的要乖多了,他把暗香的头放正,直视着他的眼睛问他:“你父亲的兄弟的儿子的兄弟是你什么人?”
  “我......表兄......”
  “你姑父的孙子的姑母的儿子又是你什么人?”
  “我......侄子......”
  “那...在花朝节对上你花签的那个和尚呢,他是你什么人?”
  “对...过花签......”暗香这么说完后留给和尚的是一阵沉默,正当和尚觉得没有办法只能下次再换个法子套话的时候,听见他几不可闻地喃喃道:“那是......我...的心上人......”
  和尚一怔,心头的柔情荡漾开来。。
  他轻柔地搂过暗香,让他更舒服地睡在自己怀里,然后,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完——
※一般每日任务都是早上五点更新,也就是卯时
※花签是帅气的高师姐的花签
※和尚变称呼是觉得尘世间暗香是不可求得之人,不可得、也不可施自然不能称他为施主
①香帏风动花入楼,高调鸣筝缓夜愁。王昌龄《青楼怨》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本来花朝节这个想早点发的却一直没有时间_(:3」∠❀)_(再次瘫倒)。
给大家么么

评论(2)

热度(58)